分享到:
内外价差扩大推高铁矿石进口国内税费改革再遭

内外价差扩大推高铁矿石进口国内税费改革再遭

25-Dec- 2014

铁矿石是钢铁生产的重要原料,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同时也是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虽然近年来国内铁矿石的产量不断增加,但含铁量普遍较低,平均在30%左右,远不及进口矿58%以上的品位,且在价格上也要高于进口矿。国产矿在质量与价格上的双重劣势导致我国钢铁生产所需的铁矿石大部分来自进口。调研显示,目前国内钢厂外矿配比平均在60%到80%,对外依存度较高。据海关信息网(www.haiguan.info)统计,2014年前10个月我国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以下简称“铁矿石”)7.78亿吨,较去年同期(下同)增长16.52%;价值819.29亿美元,下降5.41%;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105.3美元,下跌18.82%,直接导致同期我国铁矿石进口额缩水190.26亿美元。其中,10月当月进口7939.82万吨,增长17.16%;价值65.61亿元,下降25.34%;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82.6美元,下跌36.27%,创2009年9月以来历史新低。

今年以来,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逐步凸显,行业转型升级步伐不断加快,再加上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钢材价格疲弱,导致国内钢铁产量增速大幅降低,对铁矿石需求强度明显减弱。但全球三大矿山巨头却进入扩产周期,使得国际铁矿石市场供应大幅增加,形成供过于求的局面,铁矿石价格进入下行通道。受此影响,2014年以来我国铁矿石进口均价连续9个月下跌,且跌幅逐月扩大。继7月份跌破每吨100美元大关之后,10月当月进口均价更是一落千丈,由年初的每吨130.9美元跌至82.6美元,跌幅超过35%。进口均价的持续下滑导致我国铁矿石月度进口量呈现高位震荡增长态势,同时也给国内矿山的生产与经营带来巨大压力,不少高成本矿企已经开始亏损运营或陆续关闭。

今年前10个月我国铁矿石进口呈现如下特点:

(一)进口来源地高度集中,逾7成自澳大利亚、巴西进口,自伊朗进口小幅萎缩。澳大利亚和巴西是国际矿业生产巨头所在地,今年前10个月我国自两国进口大幅增加。其中,自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4.55亿吨,增长33.93%,增幅较去年提高14.42个百分点,占同期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近六成,所占比重较去年同期提高近8个百分点;自巴西进口呈现恢复性增长,进口量为1.41亿吨,增长14.57%,占比为18.17%,较去年同期萎缩0.3个百分点。同期,自南非进口3622.31万吨,小幅增长1.32%;自伊朗进口1838.07万吨,下降0.91%。

表2 2014年前10个月我国铁矿石进口主要来源地情况

国家(地区)

2014年前10个月

2013年前10个月

进口量

(万吨)

进口量同比

(%)

进口量占比

(%)

进口量

(万吨)

进口量同比

(%)

进口量占比

(%)

澳大利亚

45522.08

33.93

58.48

33989.37

19.51

50.88

巴西

14139.73

14.57

18.17

12341.29

-5.14

18.47

南非

3622.31

1.32

4.65

3575.24

5.07

5.35

伊朗

1838.07

-0.91

2.36

1855.02

35.72

2.78

东盟

1830.54

-39.85

2.35

3043.35

56.00

4.56

塞拉利昂

1548.79

59.47

1.99

971.23

178.22

1.45

乌克兰

1467.21

6.38

1.88

1379.25

4.91

2.06

智利

960.72

22.30

1.23

785.53

9.88

1.18

加拿大

895.23

-23.62

1.15

1172.10

-7.46

1.75

毛里塔尼亚

838.85

7.26

1.08

782.05

39.22

1.17

数据来源:海关信息网(www.haiguan.info)

(二)国有企业进口占据半壁江山,民营企业进口大幅放缓。国有企业在我国铁矿石进口中扮演着主力军角色,今年前10个月进口量为4.02亿吨,增长21.26%,扭转去年同期进口萎缩颓势,在同期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中的占比突破50%,由去年的49.66%升至51.68%。同期,民营企业进口2.97亿吨,增长16.68%,增速较去年同期39.8%的高增速明显放缓,在当期铁矿石进口总量中的比重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此外,外商投资企业进口7882.83万吨,小幅下降3.3%,占10.12%。

(三)一般贸易进口比重进一步提高,边境小额贸易进口骤降。我国绝大多数铁矿石是通过一般贸易方式进口,今年前10个月的累计进口量达到7.42亿吨,增长18.07%,增幅较去年同期提高7.86个百分点,在同期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中的占比由去年的94.08%提高到95.34%。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进口作为第二大贸易方式,前10个月进口2260.25万吨,恢复性增长10.39%,占2.9%。此外,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口1368.7万吨,大幅萎缩28.21%,占比由去年的2.85%下降至1.76%。

表 2014年前10个月我国铁矿砂进口主要贸易方式情况

贸易方式

2014年01月至2014年10月

2013年01月至2013年10月

进口量

(万吨)

进口量同比

(%)

进口量占比

(%)

进口量

(万吨)

进口量同比

(%)

进口量占比

(%)

一般贸易

74207.65

18.07

95.34

62849.88

10.21

94.08

海关特殊监管区域

2260.25

10.39

2.90

2047.58

-6.56

3.07

边境小额贸易

1368.70

-28.21

1.76

1906.47

28.76

2.85

其他贸易

0.21

7.96

0.00

0.19

146.37

0.00

数据来源:海关信息网(www.haiguan.info)

截止到今年12月12日,国产铁矿石平均价格已由年初的916.86元/吨跌至637.56元/吨,跌幅为30.46%;而进口铁矿石到岸价则由年初的133.11美元/吨跌至69.24美元/吨,跌幅为47.98%,跌幅较国产矿更大。内外价差的扩大直接导致国内钢铁企业出于成本考虑弃用国产矿而大量使用外矿。且短期来看,国际主要铁矿石供应商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等将继续扩张产能,据统计,淡水河谷计划到2018年将产量从3.06亿吨提高到4.5亿吨;力拓计划到2016年将产量从2.66亿吨提高到3.6亿吨;必和必拓计划到2017年降产量从2.2亿吨提高到2.9亿吨,并将生产成本再削减25%。这样一来,国际市场低成本铁矿石供应量将大幅增加,但需求量却不会有太大增加,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不会得到有效改善,进口矿的平均价格仍将继续维持下行趋势,直接对国内高成本矿山产生强烈冲击,三大矿山巨头的寡头垄断地位将进一步加剧。

与国外大型矿山企业相比,由于缺乏成本与规模优势,在全球铁矿石价格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国内矿山企业经营利润被大幅压缩,多数陷入经营困境,甚至面临停产,导致国内关于铁矿石产业的税费改革被再次提上议程。据了解,目前国内各地涉及铁矿企业的税费种类近30种,矿山企业的税负平均水平约为20%~30%,为全球最高水平;而巴西、澳大利亚等国的矿山企业,综合税费负担率不到我国企业的一半。相关专家测算,若国内铁矿石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国内矿山的税费有望降低20%~30%,国内大中型矿山竞争力将有所提高。因此,相关部门应该抓住此次全球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行的“良机”,加快推进国内铁矿石产业的税费改革,并通过建立合理的价格竞争机制,有效解决国内铁矿石面临的税负重、竞争力弱等问题。